位置:烽火新聞網 > 教育 > 正文 >

一位低線城市教育工作者的自述:疫情來時不能自亂陣腳

2020年02月25日 17:15來源:網絡整理手機版

一位低線城市教育工作者的自述:疫情來時不能自亂陣腳

  導語

  新冠狀病毒疫情來襲,發展到今天這個局面,讓許多人始料未及。就教育行業而言,線下教培機構不得不按下了暫停鍵,或另尋出路、或只能生生挺過去。許多機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想轉型做線上,卻又不知道怎么辦才好。山西大同的郭老師就是無數教育從業者中的一個縮影。

  近日,黑板洞察聯系到這位老師,來與我們分享他疫情之下的感悟與體會,以下為郭老師口述:

  01

  第一時間退費,

  留下好印象

  從2012年到今天,滿打滿算我已經踏足教育行業八年。從最開始的地理輔導老師,到線下兩家機構的創始人,再到發展線上教育事業。這一路上,似乎都沒有遇到什么太大的變故,直到疫情來臨...

  國家要求非必要禁止聚集性活動時,大同好多教育機構已經開課一期了。在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家長還沒有要求退費,但我還是第一時間就把學費退還回去了。這樣做的目的,就是為了給家長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,以確保在疫情過后,家長和孩子還愿意繼續選擇我們。由于報課都是以預付費方式進行,所以只要能安全度過這一段特殊時期,待到重新收取到下一階段的培訓費用,機構又可以很快的運作起來。

  02

  疫情越久,考驗越大

  房租和教師工資一直以來都是線下教培機構的支出大頭。但好在,現在大部分聘請的都是兼職老師,按課時支付費用。停課之后,這一部分支出也就自然而然沒有了。這樣一來,對于兼職老師而言是有一定影響的。不過,四線城市的老師大多家就在這里,樂觀來看,疫情突發帶來的只是春節假期延長,并沒有對生活造成多大困擾。雖然也經常會有老師在群里抱怨,但比較一二線城市的生存壓力,影響還是小的。

  同時,對于教培機構而言肯定是不會好過,從頭年9月份開始,就一直屬于教培機構的淡季,雖然會在學期末有一個回暖,但其實能留住的學員并不多,大部分機構還是指著寒假的招生。不過,缺少了寒假生源的線下機構也沒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困難,倒閉關停的機構停肯定存在,但目前寒假還沒有完全過去,教育機構還沒有出現產生大面積退費的情況。可毫無疑問的是,疫情越久,對線下教育機構的考驗就越大,入不敷出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。

  03

  轉型不易,一些機構

  也不愿意擁抱互聯網

  疫情來襲,線上教培機構各自發力,節省了一大筆獲客成本。大同當地一些機構也開始想辦法,嘗試轉型線上,以保住自己的生源。但是線上與線下的運營模式完全不同,中小機構缺少平臺和工具。當地有些家長不認可這種教學模式,一些學員還會存在著網絡不穩定的情況。總之,轉型之路困難重重。有些線下機構也不愿意讓學生家長接觸到線上教育。首先,生源一定的情況下,線上的收費一般比線下便宜。其次,在當學生適應了網絡教學之后,就會選擇更大的平臺、更好的老師來進行學習。本身轉型就很不易,一不小心還會丟掉自己的生源,得不償失。

  此前遇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。一些一線城市的教培機構與大同當地老師聯線,提供雙師課堂服務。對于線上老師的要求就是不能講的太好,如果講的太好,就體現不出線下老師的價值。這樣一件事也印證了無論是哪里的線下教培機構,都不希望互聯網奪走他們太多生意。四五線城市,更容易出現”地頭蛇“式的地域壟斷機構,在線教育的出現,會打破他們城鎮與城鎮之間的壁壘,這是每一家“地頭蛇”都不愿意看到的事。他們會竭盡所能保住自己在當地的市場份額。寧可舍棄布局現在的線上教育,放棄一部分生源,也不愿意看到互聯網教育在當地做大做強。這樣的現象,在小城市是真實存在的。

  無法避免的是,通過這次疫情,一定會讓學員、老師乃至家長認識到互聯網的威力。互聯網的便利性是其他方式無法比擬的,但同時互動效果不佳,網絡等硬傷也是目前亟需解決的問題。

  04

  從個人出發,

  提前布局線上

  大同屬于四線城市,生源有限。要想盡可能的為教育行業貢獻力量,就必須有更大的平臺。于是在2016年,我開始在線上進行一對一直播課的教學。平臺對老師進行專業評級,當摸到了天花板,拿到了特級教師的頭銜之后,我想再一次嘗試新的路子。于是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,嘗試以短視頻的方式,為學生們錄制地理小知識。打造名師效應,在兩家不同的平臺出售自己的錄播課,同時,一對一直播課也還在繼續。

  今年1月27日開始,我每天上午都會網絡直播三個小時,為學生們免費講解初高中地理知識。響應“停課不停學”號召,發揮自己的力量。但線下機構叫停,并沒有讓線上課堂收益增加。首先是因為現在還正值寒假,學生們還沒有收心準備學習,所用的直播APP本身就是一個休閑娛樂軟件,會讓學生看到時自然而然產生一些抵觸心理,并且有很大一部分學生都是有著臨時抱佛腳的心態,覺得考試之前再買也不遲。其次,各大機構響應號召,紛紛贈課,一些學校還要求一起上直播課等等導致收益并不如預期理想。但這也已經比單純靠線下授課為生的老師好了很多。

  結語

  不得不說,突發疫情一定會讓線下教培元氣大傷,教育行業整體或許都將面臨著一輪新的洗牌。這會是一次讓更多家長和學員接觸、了解在線教育的契機,但待到疫情過后,線下教育依舊還有他的容身之地。四五線中小機構一年房租10萬,老師工資12萬左右,一年利潤10萬左右,如果5月開學,損失10萬左右,90%教育機構可以撐過去,而不是網上說60%教育機構會倒閉,信心比黃金更重要。雖然2020年開年并不美好,但我相信這會是一次難忘的經歷,團隊也會因此有更深的羈絆。這一仗我們一定可以打贏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boyxl.tw//jiaoyu/411011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