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烽火新聞網 > 文化 > 正文 >

“越劇第一女小生”茅威濤跨界收“二次元弟子”

2019年10月23日 21:16來源:網絡整理手機版

“越劇第一女小生”茅威濤跨界收“二次元弟子”

    上官婉兒(左)與茅威濤(右)。百越文創供圖

  中新網北京10月23日電(記者 應妮)戲曲、越劇、小百花、女小生,鍵入以上任意關鍵詞搜索,便會出現一個繞不開的名字:茅威濤。

  從1979年考入桐鄉縣越劇團至今,被譽為“越劇第一女小生”的茅威濤與越劇結下40年不解之緣。40年來,她經歷過小百花首次赴港演出萬人空巷、一票難求的盛況;兩度捧起中國戲劇梅花獎獎杯后,她有過“再不要做‘美’的復印機”的驚人之語;她用一部《寒情》走出越劇才子佳人的戲劇框架,光頭顛覆出演《孔乙己》沖破陳規,在新版《梁祝》中摘掉了傳統水袖,改用扇子代替……

茅威濤最近一次登臺獻演越劇《梁祝》。百越文創供圖

茅威濤最近一次登臺獻演越劇《梁祝》。百越文創供圖

  成為越劇界唯一“三度梅”后,茅威濤在戲劇上的探索和創新并未就此止步:2012年,新概念越劇《江南好人》誕生,她一人分飾兩角,并首次挑戰旦角;兩年后,她又以《二泉映月》中的瞎子阿炳一角率領小百花回到最擅長的“詩意”與“空靈”的敘述表達。

  這一次,浙江小百花越劇團與《王者榮耀》展開越劇文化的跨界合作:來自王者峽谷的上官婉兒,穿起越劇經典劇目《梁祝》中梁山伯的戲服,開辟傳承新思路,帶領玩家感受一場跨越百年的戲曲盛宴。

  在《王者榮耀》中,上官婉兒新皮膚采用《梁祝》中茅威濤飾演的梁山伯扮相,面如美玉,英氣逼人,衣著宛若瓦藍的青天,清新而醒目。上官婉兒是游戲中唯一一個身著褲裝的女性角色,其帥氣靈動、瀟灑飄逸的形象,加之能文能武的角色定位,與小生氣質天然契合。而且茅威濤還深度參與創作,在游戲呈現中親自獻聲——“梁山伯與祝英臺,前世姻緣配攏來”,裊裊越白聲聲入耳。不僅有韻味醇厚的原音,在動態捕捉技術的加持下,茅威濤穿上有光標點的動補服,將瀟灑飄逸的越劇女小生身段一一記錄下來——婉兒的身段就是茅威濤的親身演繹。因此,茅威濤也并不吝于將上官婉兒稱為自己的首位“二次元弟子”。

  事實上,此次并非越劇女小生第一次“破圈”。就在今年6月,茅威濤受邀率團赴羅馬尼亞參加第26屆錫比烏國際戲劇節,開設“越劇工作坊”。連續3天,每天3小時近距離教、學、互動、體驗,主題就是“女小生”。她擔任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團長期間,更是十幾年一而貫之地在全國各地推行校園計劃,以講座、演出及設立愛越基地等模式,在年輕一代中培養和尋找越劇的“知音”。

茅威濤穿上有光標點的動補服,工作人員借助動態捕捉技術記錄下瀟灑飄逸的越劇女小生身段。百越文創供圖

茅威濤穿上有光標點的動補服,工作人員借助動態捕捉技術記錄下瀟灑飄逸的越劇女小生身段。百越文創供圖

  近年來,茅威濤還不斷嘗試借助各種新媒體方式傳播越劇。在她看來,越劇創作絕不能拘泥于本體:“今天的很多創作為什么無法讓90后、00后們接受,就是因為依然停留在農耕時代的美學形態、表演形態里。當年以袁雪芬老師為代表的前輩藝術家們,在上海灘這樣一個經濟文化中心,都敢于仰起頭來迎接新文化,選擇新的越劇表演方式,締造了越劇的榮光。那么我們這一代越劇人,為什么不敢仰起頭來,迎接互聯網時代,去創造一個嶄新的越劇新時代呢?”

  梁山伯和祝英臺的凄美愛情故事,經過無數版本、劇種的改編、創作,早已成為中國人的文化符號之一。但一看到名字就能秒哼旋律的,只有《梁祝》小提琴協奏曲。1959年,何占豪與陳鋼聯袂創作的小提琴協奏曲《梁祝》,一炮而紅,風靡全國。關于《梁祝》的問世,何占豪在60年間反復提及:“沒有越劇就沒有《梁祝》。”

  而茅威濤最近一次登臺獻演越劇《梁祝》,是今年9月26日小百花越劇場宣告試運營開幕的首場演出。歷時18年匠心打造的小百花越劇場坐落于西子湖畔,充分調用“蝴蝶”這一吳越文化的經典意象。這一天,越劇場終于“破繭成蝶”,燈旗迎風招展,觸目可及的各種越劇經典元素將這只“大蝴蝶”裝飾得格外靈動。

  某種程度上,小百花越劇場也是傳統戲劇探索“破圈之道”的產物,全新的空間定位意味著它不單是看劇場所,還是“因戲而生”的戲曲藝術集合地,也是“因戲而活”的戲曲振興實踐地,更是“因戲而美”屬于人民的戲曲生活目的地。

  茅威濤說:“引領越劇走下去是我的使命——我樂在其中。”(完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boyxl.tw//wenhua/333358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